幸福宝app官网入口免费

早餐没什么特别的,牛奶、麦片粥、豆浆、面包,煎蛋,果酱,火腿肠,还切了两片橙子。

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?

大人不挑食,是因为他们做的都是自己喜欢吃的。

而我本身吃不吃,吃什么都无所谓,所以纠结的只剩下我那蠢弟弟了。

他刚到青春期,有些变声,但身量还没长开,仍然是小小的一只,留着清爽短碎发,身穿白T恤,外罩蓝色连帽衫,下穿半长牛仔裤和运动鞋。

看着他鼓着脸十分不情愿地喝牛奶,我简直要笑出声。

“看什么看,”注意到我的目光后,他转头用略显锋利的眼睛横了我一下:“妈妈没让我道歉,我都主动道歉了,你还想怎样?”

我家没什么“食不言,寝不语”的规矩,只要说话时嘴里别含着东西就行。

“不怎样,”我收回目光,开始往面包片上抹果酱:“只是忽然觉得我这个弟弟长大之后一定会很帅气,很招女孩子喜欢。”

“哼,哪里用长大,我现在就……呃,很帅气。”蠢弟弟说到一半,爸爸妈妈的目光齐齐盯了过来,于是匆忙改口后瞬间把声音压低:“老女人!你算计我!”

爸妈就在桌子对面,你压低声音有什么用?这根本就是“在面前挡本书就以为老师不知道你在和同桌讲悄悄话”程度的自欺欺人。

“不准早恋。”爸爸这么说了一句,便不再理会蠢弟弟。

新街路头姐妹花清闲迷人

我偷瞧了两眼爸爸,比起严肃认真的妈妈,他由于常年在国内外奔波,举止间不自觉地带上了那些国家居民的随性而为、乐观开朗以及罗曼蒂克——所以才会经常因为不合时宜的玩笑和亲昵被妈妈施以关节技。

他的发型是蓬松的毛碎,脸庞的线条略显刚硬,深邃的眼睛,稀疏的胡茬,身穿深色西裤和浅红色衬衫,领带没有打正——这肯定是在等妈妈给他系好。

“我吃饱了!”弟弟两三口把牛奶喝完,冲去漱漱口洗洗手之后,抄起他的滑板就跑:“中午不回来吃饭——”

嗯……真可惜,让他恼怒之下喊出我名字的计划破产了。

除了老姐就是老女人,他到底对“老”字有什么执念?

自己的家人之间,互相称呼时如果不是有正事或者生气了的话,基本不可能喊出名字来的。

虽然翻翻包就能找到身份证,但如果我那么做了,得到的答案毫无疑问就是零号病人,蠢系统说过,高神秘度会覆盖低神秘度,而本世界能覆盖“我”的神秘显然是不存在的。

型月那边,圣杯战争基本和C国没什么交集,所以套上那个模板之后,“我”应该会拥有一个至少听起来不那么奇怪的名字,不,即使有一点也无所谓,再奇怪还能比“零号病人”更怪不成?

忽悠弟弟失败之后,就只能等爸爸妈妈说出那句话了,这就很麻烦,虽然不存在“零号”这个复姓,但四个字的称呼怎么想也很有问题吧?

“对了,亲爱的,我下午要去日本出差。”爸爸吃光了他那份早餐,用纸巾擦了擦手。

“嗯,我送你吧,顺便回趟娘家。”妈妈应道。

“咱妈又病了?”爸爸动作一顿。

“不,是父亲找我,工作上的事。”妈妈回答。

“啧,这么说我们一时半会都回不来啊……”爸爸摸着他略有胡茬的下巴,若有所思地转向我。

来了来了,我的名字。

“林好宝贝,你是当姐姐的,我们不在家的时候一定会照顾好弟弟的对吗?”

我只是取了个谐音而已啊!要不要把它给固定下来哦!

“是啊,”我郁闷之下有点口不择言,朝窗外扬了扬下巴:“他不听话我就把他丢进湖里去。”

“……”爸爸瞪着眼睛,转身向妈妈做出一个无奈摊手的动作。

“噗嗤。”妈妈以手遮唇,发出一阵气音。

————

受此打击,我也懒得去翻他们的身份证、驾照或者护照了,有本事你们两个一个叫林诗音一个叫李寻欢去。

送爸爸妈妈离开,并洗完餐具之后,我就站在阳台上看着人工湖发呆。

说起来,这次蠢系统搞自定义模式不小心把“时间悖论”丢进去之后,直接导致我以“弥散”状态开始了游戏,虽然感觉自己的什么能力都没有缺失,而圣人的眼界也还在,但想动用其他能力的时候,就会有一种非常强烈的“不能那么做”的直觉来阻止自己。

这直接让我“时停后先坍缩回根源瞧瞧”的计划打了水漂。

但,原因是什么呢?百思不得其解。

我又不是奎爷,在每代游戏的结尾都变得超强,结果在新作一开始就会被打回白板。

“喂!蠢系统?还在吗?”

“吃货?”

“丑骰子?”

嗯……这就麻烦了,丢开“我之前经历的一切都是在做梦”这个可能之外,就只有“蠢系统和提示姐姐连信息都不能向我发送,否则会导致严重后果”这种情况了。

进一步推理可知,我现在的状况,就属于“时间悖论”的一部分,如果我使用出“林好”不具备的能力,或者蠢系统向我发送信息,就会导致“时间悖论”爆发,摧毁整个世界。

虽然我本身不会有事,但这个“原本世界的存档”毫无疑问会被毁坏,如此一来,即使它变成芙芙卖萌也没有用。

所以,根据以往的经验,我要做的就是,想办法在不触发“时间悖论”的情况下,坚持到某个条件被达成,或者令“时间悖论”本身不再可能发生。

但……这两者都没有标准……即使调查也无从着手……

“啊——阿嚏!”

啧,睡觉忘关窗,情绪激动大哭,然后又跑来吹风,不感冒才怪。

嗯……等等,虽然那是对抗疾病类末日元素的反制措施,但“时间悖论”总归也是种末日元素,这个时候,果然应该去找那个叫监测员的医生吧?

许久不见,甚是想念啊,话说他好像也没有名字来着?

就决定是你了,Dr.罗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