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的草莓视频

,最快更新玄门妖王!

听风茶楼之中的一间豪华包间之内。

两个人分别坐在一张方桌的两侧。

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汉子,眼神阴仄,一道狰狞的刀疤从左边的眉毛一直延伸到嘴角处。

他的一只眼睛是瞎的,白惨惨的,兀自转动,另外一只眼睛却是寒芒四射,透漏着一股凶狠的意味儿,估计大多数人看到此人的模样,都会有一种恐惧之感。

这瞎了一只眼的汉子对面坐着一个七十岁左右的老者,头发花白,脸色红润,但是一双眼睛精芒四射,穿着一身普通的唐装,颇有一副仙风道骨的风范。

在那老者的身后不远处,站着两个不苟言笑的汉子,一个是络腮胡,高高瘦瘦,另外一个微胖,白白净净,但是二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如同铁塔矗立,显示出了其高深的修为。

那方桌之上摆放着一壶茶,正冒着腾腾热气。

独眼汉子端起了一杯茶,轻轻的抿了一口,品查了一下茶的味道儿,大嘴一咧,微微笑道:“赵老先生,不知道您千里迢迢的让我独眼鬼过来所为何事?以您老在荆门的势力,黑白两道通知,还能用的着我这籍籍无名之辈吗?”

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,都带着一股凶戾,就连嘴角带着的那一抹笑意,都让人有些不寒而栗,尤其是他那只完好的眼睛,总是不经意的朝着人身上的要害部位打量,好像一直都在寻找对方身上的破绽,如果是寻常人被他这样看着,肯定是浑身都不自在的。

不过对面老者却是泰然自若,看向了那独眼汉子说道:“哪里哪里,你师父杀千里,在江湖之上的威望可比老夫高多了,就连你这徒弟也是鼎鼎大名,今日有幸一见,果真不同凡响。”

独眼汉子又喝了一口茶,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,嘴角的笑意消失了,说道:“赵老先生,咱们就开门见山的直说吧,我们这一脉是做什么的,你肯定也知道,找到我们这里,都是让我们杀人的,说吧,你让我们杀哪一个?”

虎牙mm秋千上的美好清纯回忆写真

那老者哈哈一笑,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不愧是杀千里的高徒,说话就是爽快,老夫喜欢。”

笑着,那老者也端起了一杯茶,喝了一口,脸上的笑意也逐渐消失了去,一股杀意在眼眸之中蔓延开来,即便是那独眼汉子看了,也不禁心里一颤。

“在荆门,乃至于整个江湖,敢跟我们赵家作对的人的确不多,不过最近有几个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狂妄小辈,竟然跟我们赵家作对,而且还杀了我们赵家暗堂十几个高手,这口恶气,实在难忍,所以便想请你们这边出面,帮我将那几个小辈给搞定。”那老者阴沉沉的说道。

对面那独眼汉子唯一的一只眼睛微微眯起,笑了笑,说道:“赵老先生,便是你们赵家暗堂的实力,就已经很强了,不动用他们,却来找我们,对手肯定不简单,说说吧,到底是什么人?”

那独眼汉子也不傻,以荆门赵家的实力,不去自己对付那些人,却找上了他们,肯定是有原因的。

那老者紧接着说道:“也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,一个叫做葛羽,另外一个人叫黑小色,还有一个叫钟锦亮的,都是最近一两年才从江湖上露头的小杂鱼,你们这一脉,只是拿钱办事儿,还需要问的这么详细吗?”

“哈哈,赵老先生可能是不太了解我们做这一行的规矩,我们是拿钱杀人不假,不过也要看杀的是什么人,对方有多大本事,就值多少钱,也要看我们有没有本事去接这个生意,既然接了,就要完成客户的要求,这就是我们这一行的规矩。”那独眼汉子又道。

“嗯,爽快,就这样吧,我要你们杀的就是这三个人,你给报个价吧。”那老者淡淡的说道。

“呵呵……赵老先生说的简单,可是据我所知,您要我们杀的人可不是什么初出茅庐的小杂鱼,那个叫葛羽的可是尘缘真人的关门弟子,玄门掌教是他师兄,而且前不久还是恒山派比武打擂的头魁,如果将他给杀了,那就等同于跟玄门宗结仇,这可不是一般的棘手啊。”

顿了一下,那独眼样子紧接着又道:“至于你说的那个叫黑小色家伙,来头也不简单,此人是武当山传功长老的大弟子,按你说,跟您赵老先生同出一脉,这样的人,您也要杀?”

“只要跟我们荆门赵家作对的,就只有死路一条,老夫管他是什么人。”老者阴沉沉的说道。

“嗯,反正这三个人来头都不小,而且很不好对付,价钱肯定不能便宜。”独眼汉子又道。

“只要能杀了他们就行,你开个价吧。”那老者回道。

独眼汉子伸出了两根手指头,在那老者面前晃了一晃。

那老者眼睛一眯,沉声道:“两千万……你这价格未免也太贵了一些。”那老者有些不悦的说道。

然而,那独眼汉子却摇了摇头,笑道:“不是两千万,是一个人两千万。”

听闻那独眼汉子这般说,那老者差点儿气的从桌旁站了起来,怒道:“你这也太狮子大开口了吧,几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而已,你竟然开出了如此天价!”

“呵呵……赵老先生,不是我狮子大开口,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人的底细吗?这三个人不光是背后有各大宗门作为依靠,最重要的是,他们跟九阳花李白的关系非同一般,对于九阳花李白这几个人,不用我说,赵老先生肯定比我了解,一旦将他们三个人给杀了,九阳花李白肯定展开疯狂的保护,恐怕您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才找到的我们,要不然以赵老先生的性格,早就让自己暗堂的人动手了。你们怕招惹九阳花李白,我们同样也害怕,所以这个价格,你还觉得贵吗?”那独眼汉子阴笑了一声说道。

那老者眼皮微微跳动,好一会儿才道:“不愧是杀千里的人,老夫服了,就按照你说的那个价,不过这事情你们能保证做的干净吗?”